My Open Letter to Taiwan, in Traditional Chinese

(Through the efforts of a friend in Taiwan, Karlo Casas, my open letter to the country was translated to Traditional Chinese by Mr. Tsai Pei Hsiu [蔡沛修], an English Major from the National Yunli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r better accessibility to the Taiwanese people. I am very grateful to Mr. Tsai for helping me extend my message to the people of Taiwan. It is reassuring to know that there are still noble souls  in this world)

 

給台灣人民

我代表我的國家為著你們被我國海岸防衛隊殺害的同胞“洪石成“道歉。在雙方政府接連而來的在外交上的爭吵中,我意識到最重要的議題是這個不必要和最不幸的死亡。洪先生並不需要死,我向他的家人、朋友和親人致以最深切的哀悼。

我們人民對於看到同胞死於我們的海域外並不陌生。看回過去幾十年裡菲律賓勞工因著合法或不合理的原因被殺害。能夠體會看著自己人死在國外的人就是我們。我們完全理解你們的痛苦和憤怒。事實上,附註我懇求你們的理解:經歷這種情況太頻繁,我們早已對這恐怖的事情無感了,因此我們應該為著你們的悲痛發揮同理心。

我也為著外交的無能道歉,我國政府已經處理了這個問題。當調查正在進行時並不需要添加“非故意的”字眼在半官方給你們政府的道歉。它給你們隨便且不情願的道歉是不專業的。但我懇請你們明白,無論調查結果如何,採取外國人的性命從來不是菲律賓的外交政策。

我再度為了我國政府使用一中政策來處理這件事道歉,我相信我們與你們政府之前的談判是虛偽的。據我所知,中國和台灣在過去幾年中處於良好的關係,且我覺得很可惡的是我國政府和同胞犧牲可喜的發展只是因為他們太驕傲而無法為我國的錯負責。雖然我們國家確實遵守一中政策,我們珍惜與你們的關係,我們一部份的人口引起這樣的政策,易使我們和你們重要的關係被遺忘。我期待著這項政策的逆轉,且進一步地改​​善你們與中共的關係。

我完全同意你們總統的號召從競爭國家在爭議海域行為的商定代碼。據我所知,遠離領土上的要求,這是你們人民憤怒的原因。再次的,我為著我國缺乏洞察力道歉,我們看到你的憤怒視為一種對我們要求的威脅。

我們了解你的悲傷,而我自己明白你們在你們對洪先生死亡的憤怒可能是非理性的。但我懇求你們在你們可敬的國家不要傷害我們的同胞。菲律賓人在台灣生活沒有什麼,但沒有好的評價,這是一種恥辱,我們作為人民的良好關係至今一直緊張。你們所傷害的是你們的朋友菲律賓人,因為我們在這裡的菲律賓繼續成為你們的朋友。事實上,由於與你們的親和力,其中許多人一樣都因著你們同胞的死亡而感到憤慨。我懇求你不要傷害他們。請饒了我們的人。死一個人已經夠悲慘,請不要再增加了。我向你們呼籲互惠意識。

這個悲劇除了悲傷,沒有引起我什麼其他,而我希望趕快給洪先生一個公道,且恢復我們國家間彼此的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